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半升红豆

半升红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每天对着天堂说爱你  

2007-06-15 09:13:42|  分类: 休闲搞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个纯真的爱情童话在都市里温柔上演。他是陕西男孩,她是广东女孩,他们在网络相遇,彼此相爱,但是直到她离开这个世界,他们也没有相见。我和她是因为网络相恋的,来不及见面,她就走了,是去天堂。这些天,我的心也随之漂浮在空气中,没有着陆的地方……”我经常挂在网上。没事时,我喜欢到《传奇》玩游戏,在那里我交到了不少网友。但是,在网上与人一见钟情,却是我从来没想过的事。我这个人比较木讷,不会花言巧语讨女孩子欢心,我的网友基本上都是男的。去年6月14日,也是我的生日,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,我在《传奇》里遇到了涓涓(化名),不知不觉就陷入到了一段甜蜜而又痛苦的网恋中。我们刚认识时,她用的是游戏名“火玫瑰”。那天,她特别奇怪,不停地刷屏,你要知道,玩游戏时,刷屏是一件多么令人讨厌的事,她很快被孤立起来。我看到周围对她的攻击声越来越不堪入目,就主动站出来,为她说了两句公道话,并和她打了声招呼,劝她不要恶作剧了。很快,她发给我一个难过的表情,问我可不可以做她的男朋友。我当时的第一个感觉是,这一定是一个沉浸在网络中的无聊的人,或许也是极度寂寞的人。我老实回答,我喜欢玩的只是游戏,而不是网恋。她便发给我一大堆笑脸,说:“你真好,不像有的男生,没说几句话,上来就要电话号码。”她告诉我,她住在广州,念大二,两个小时前,她失恋了,于是特别想做一件破坏性的事,如果有哪个男孩子能在第一时间宽容地接受她的捣乱,她就主动追求那个人。我有些哭笑不得。真正对她有好感,是知道她的三个“最爱”之后。她说她最喜欢玩的游戏是《传奇》,最爱听的歌是《痴心绝对》,最爱看的电影是《倩女幽魂》。我一听就乐了,这与我的喜好竟然不谋而合。后来我们几乎天天在网上见面,聊得多了,什么话都说,关系也越来越近。大概是在八月份,我回老家一个月,那段时间我没有机会上网。回来时,登陆《传奇》,涓涓的留言滚滚而来,全是莫名其妙的话语,一会儿说她很想念我,一会儿又要我忘了她。我不知道她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了,等了很多天,她都没有上线,就以为和她的交往从此会不了了之。有点后悔,当初为什么没找她要电话号码。到了九月中旬,还是在《传奇》,我与涓涓不期而遇。她很唐突地告诉我,她刚住院回来,随时会有生命危险。我问她得的是什么病,她说是先天性心脏病,可能要换心脏,而且手术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三十,她以前的男朋友就是因为她的病,才和她分手的。当时,我以为她是在和我开玩笑,她就要求用视频和我聊天。很多人都说网上的女子大都是“恐龙”,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男人的爱慕才来网上找机会,涓涓不是,她长得很漂亮。尽管摄像头的效果不是很好,但是,她的五官非常清秀端庄,只是气色不太好,大热天的,她身上还披着一条毛毯子。我想画一颗心送给她,可画了半天,怎么都画不好,我在心里问自己,这会不会是什么不祥的征兆?这样想着的时候,握着鼠标的手就开始不停地颤抖,那颗心最终也没能画出来。10月14日,是涓涓21岁的生日,我问她想要我送什么礼物。她说她只有一个心愿,就是在《传奇》游戏中做我的新娘,因为在现实中她不可能有结婚的机会了。我立即答应了她,并托朋友做了一个《痴心绝对》的flash,作为订情物送给她。举行“婚礼”那天,所有认识我们的网友都来参加了。涓涓特别开心,还郑重为我更名为“爱你一辈子零四个月”,因为我比她大四岁零四个月。有很多次,涓涓都邀请我去广州,说要带我去看她童年时生活过的老胡同。可是,我太穷,没有足够的钱,怕她的家人看不起我,就找各种理由推迟了见面的日期,想想真内疚。忘了告诉你,涓涓的父母都是做外贸的,家里特别富有。今年2月12日清晨,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手机上显示有一个未接来电,区号是“020”,一看就知道是涓涓凌晨打给我的,回拨过去,果真是她。她说她的病情加重了,可能要到美国去做心脏移植手术,签证一办下来就启程。她要我不必为她担心,说等手术成功了,她会来深圳看我。我在一本书上看到说,日本人每次吃完药,都把包药的纸折成幸运星或千纸鹤,这样就可以带走疾病,带来希望。于是,我开始学折幸运星,熬了四个通宵,折成了366颗幸运星,打算今年“五一”去广州,亲手交给涓涓。两周前,我收到了一封航空邮件,是涓涓从美国寄来的,笔迹歪歪斜斜的,看得出来,她写得很吃力。她告诉我,她刚做完手术,效果不是太好。她的心虽然不再是自己的了,但是脑还在,所以请我放心,我已经深深地烙在了她的记忆里,是永远也抹不掉的。她还给我讲了一个“咸蛋的故事”,说从前有一对相爱的夫妇住在大海边,以捕鱼为生,妻子的身体不好,丈夫每天到集市上用卖鱼的钱换回一只咸蛋,把蛋黄先剥给妻子,自己再吃剩下的蛋清,可是,丈夫无微不至的关怀还是没能挽留住妻子的生命。妻子临终前,微笑着告诉丈夫自己喜欢吃的是蛋清,丈夫握着妻子渐渐冰凉的手,哭着说其实自己最爱吃的是蛋黄。在信的结尾,涓涓写道,之所以讲这个故事,是想让我明白人生总是会有遗憾的,不管以后发生什么,都希望我能坦然面对。但没想到,她这么快就走了,收到这封信的第二天,涓涓的哥哥打电话告诉我,涓涓没有了。我用牙齿拼命地咬住嘴唇,泪珠大颗大颗地掉下来。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擦了擦眼泪,终于控制不住地失声痛哭起来。我不能接受这一切。上个星期,我专门请假去了一趟广州,是涓涓的哥哥接待了我。他和我讲了很多涓涓的事,在涓涓的房间,我甚至看见了涓涓和我视频聊天时披的那条毛毯。涓涓的家人都神情肃穆,诺大的房子显得空空荡荡,了无生气。涓涓应该是这个家的灵魂,她走了,这个家也失去了温度。涓涓以前对我说,她最害怕的事不是死亡,而是怕有一天她走后,她带着我的爱在天堂笑,我却带着她的爱在这里哭。6月14日,是我和涓涓相识一周年的纪念日。昨天,我把将近一年来我和她在网上交流的信件和照片整理出来了,准备做一个属于我和她的网页,网站的名字我都想好了,叫“每天对着天堂说爱你”。如果她在天堂寂寞了,我等待她随时回来,因为这里有传奇,有痴心绝对,还有倩女幽魂。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